柠檬汽水

我相信她

能写出魔道中那样的世界观价值观的人,值得我去相信


我很渺小,也是不知名的存在


我的文字水平普通,我的辩论水准极差,我不敢用我编排的句子去恶劣的言论底下进行批评和反驳


我怕被人抓住把柄,用我对她的关心扭曲成锋利的匕首刺向她,我怕极了,那帮颠倒是非黑白的家伙


可是我又无法原谅,那些造谣的句子,那些不实的言论,那些睁眼却看不清事实的人


举报好像成了我唯一的出路


但这并不让人甘心


不想让她如文中的他一般受尽百般指责,千般侮辱,万般污蔑,她本不必遭这冤屈!


职业黑、跟风黑、墙头草、正义侠,那些被所谓调色盘洗脑固化的人,又有谁去真真正正的捋清全貌,为了那点踩人一脚的高贵感,轻易妄加评判,“口吐芬芳”,仿佛她是十恶不赦的罪人,却不成想自己正做着最下流的事


不愿与其同流合污


我曾试过全程不带脏地、态度和气地、不拐着弯地讽刺地、有理有据地去解释,去劝说ta放下那莫名的仇恨井水不犯河水好吗


可惜固化的思维真真是难以改变,也有可能是我的言辞太过苍白无力


我可能没办法单枪匹马地去影响一群人的观点


但清白的真身自是无法撼动的,明眼人都识得


很多厉害的人,每次风口浪尖下的反击,皆是字字铿锵,句句经典,能激起更多人的赞同附和


平缓一下飙高的血压,坐等意料之中的结局


好吧,坚定信心,果然还是底线



开头明明只是想呐喊一下聊表慰藉,结果啰啰嗦嗦半天,嗯,表示我的态度,也舒缓一下情绪😂

这两个人的互动也太可爱了!鬼知道我循环了多少遍??!!

大噶快去看动漫呀!吹爆!!

双监管者的那些事 ——《第五人格》双监管者同人征集活动正式开启​

获奖啦!期待专属定制头像哦!!艾米丽光天使真好看呀!(。ò ∀ ó。)

网易第五人格:

我看了三天,眼儿都看突了。


感谢大家的热情参与!




先给大家看看我们熬死头发的美术做出来的头像框头像都啥样的





从今儿起你们就是我认定的同人dalao


现在公布一下本次“双监管者,联合狩猎”的获奖名单!【多图预警】


以及,说在前头,我真滴是官方。有LOFTER认证的那种, @包包包子铺! 麻烦这位官方出来再给我盖个戳。


后续获奖事宜交由 @蛋黄流沙包 来收集,届时请注意查收私信!




*最佳演绎奖*


图片类: @o忍忍o 





文字类: @Meow@努力产粮 


知更鸟(裘克x瓦尔莱塔)




人气奖(按热度评选)


图片类:


 @-五千年间-  热度:21727;评论:501




 @温酒十九  热度:12195;评论:128







 @汐汐汐汐汐爷(咸鱼中)  热度:12129;评论:20







 @乔奈 热度:12027;评论:144




 @葱开开  热度:8188;评论:81




文字类:


 @子非烟 : 《【第五人格】不是很懂你们佛系(上)》热度:1451;评论:29


 @昕梓 :《【双监管】你永远不知道会遇见什么样的队友》 热度:832;评论:54


 @不秃不秃 :《【沙雕向|对话体】当不下监管者了?赶紧改行吧!!》热度:587;评论:18


 @颜沐倾。【禁止无授权转载】 :《【白黑/裘杰/蝶蛛】侦探今天又推演了个啥》热度:496;评论:5


 @原罪 :《《雾都》【一】》热度:340;评论:1






密码破译:[评选标准为热度参考+游戏官方评审+LOFTER官方评审]
图片类


 @魔方鱼 




 @躲虎虎 




 @王王不是阿冬 



 @荼鸽鸽鸽鸽鸽 





 @峪之 


 @阿雕ADyio 




 @鸽起来自己都怕的凉水 



 @树苗汀




   @Nebula-517 




 @GAN 



 @鹿森Blacrist 



 @发酵的冰块 



 @挑灯灯灯 



 @嚼红草的弗罗斯特 



 @苡呓 



 @怪三木 



 @壬木白 



 @濑见驰 




 @自己的大腿肉好难吃 




 @苜菽蔬 



 @一座城池 



 @推定隔离 




 @GhostOfYourMemories 



 @薄巧鸽 




 @木士口子 



 @泽dokii 




 @卜卜Momok 




 @玖尾 



 @三水文文文文子 




 @库拉索 



文字类:


 @如初如初。 :《[裘杰]怎样才能挽回前男友,在线等挺急的


 @凌晨不产粮 :《等待


 @酩酊 :《【双监管者  杰克×红蝶】“我可不是什么先生,叫我,杰克”


 @歌 :《【裘杰】当他们交换武器


 @Satanick :《【第五人格】照片商人


 @柠檬汽水 :《〔文言文〕谢必安自白+〔黑白日记〕


 @花七河 :《【第五人格】『裘杰』屿之歌.1


 @安非他命 :《【杰裘】the BOSS


 @水深瞳 :《【第五人格】可遇不可求(杰克/佣兵/黑白无常)


 @★千羽☆ :《(双监管者日常)女子组


 @萧起楠竹 :《【杰裘】双重监管


 @不见海端 :《|裘克中心多CP向|听说月亮河公园上了联合狩猎


 @伏翎 :《【推演向】当你凝视深渊


 @Erato. :《【杰裘】Nightmare.


 @月考一定能考好的清茶 :《【杰裘】 我才不在乎你呢。


 @予归人 :《宿伞于情


 @繁星缎 :《芳華別我·九月二十一日


  @彧白自闭中【叫彧爷啊小子】 :《【裘克】亦真亦假


 @三世滟 :《[第五人格/裘杰]一次乱了套的双监管者


 @佛系漠九在线撩妹 :《杰园/裘盲杀七放一还是杀六放二


 @森雨千灯 :《[多cp]烟花十里不如你


 @昴辰Omins :《The Identity-22 最后的盛宴(3)


 @平芜娘 :《第五同人文【杰蝶】独舞


 @风语龙城 :《联合狩猎吧(比赛开始)1


 @白寒子 :《『无cp』 黑天鹅


 @璄蠛、Vilian :《宿伞之魂中心向《伞中人》


 @第五辣鸡小萌新_琼澪 :《「第五人格」一次双监管者模式的游戏♩


 @baddy :《【第五人格】监管者联盟(监管者全员)


 @临渊星辰、 :《《葬礼》/冷门蝶蛛向


 @且&歌 《须臾之华


 




纷争,合狩猎。


在这场的游戏里,


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作战了。


 


★投稿方式★


创作并发布《第五人格》手游相关同人图片或文字作品,


添加 #第五人格#+#双监管者# TAG即视为参与成功!


创作内容中要求至少含有一个监管者角色。


 


游戏中将首次出现两个监管者可以相互配合的情况。


同时,庄园主在双监管者的场景中放置了一些电话亭。


参与这场游戏的玩家可以用他们在这场游戏中挣得的积分,


打电话向庄园主兑换各种道具。


温馨提醒:双监管者模式会对机型配置有一定的要求。


 


 


★活动时间★


投稿时间:2018年9月4日0:00——2018年9月30日0:00


评选时间:2018年10月1日——2018年10月7日(国庆长假!)


奖项公布时间:2018年10月10日 18点前公布在本文(长假结束!)


 


★活动奖励★图文分设奖项


 最佳演绎(1名):


>> 同人专属头像(订制ing)+头像框(订制ing)+3000元


人气监管者(5名):


>>同人专属头像(订制ing)+头像框(订制ing)+1000元


密码破译(30名):


>>同人专属头像(订制ing)+头像框(订制ing)


 


>> 


 


★活动要求★


1、创作《第五人格》手游相关同人图、文,在LOFTER上发布并添加 #第五人格#+#双监管者标签即为参与成功,其他不相关作品及非活动规定作品类型将视为无效投稿;


2、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作品,不接受任何盗用他人素材内容的作品,一经发现作品存在抄袭或版权问题,取消参赛资格;作品、标题健康向上和谐,不涉及色情、暴力以及和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带有商业推广意图的广告内容,不和谐内容等视为无效作品;本次活动投稿作品建议首次公开发表,且获奖评选将优先考虑首次公开发表的作品;


3、未经主办方同意,参赛者在参赛期间不得将参赛作品自行用于商业用途或授予任何第三方使用,不得用参赛作品参与与本赛事相同或类似的其他活动,且需遵守其他活动规则内容,否则取消获奖资格;


4、作品一经投稿,即视为默认《第五人格》手游官方有合理使用其参赛作品的权利,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在游戏内及在官网、微博、微信、论坛、贴吧等推广中署名使用等; 


5、参赛者可以投稿多个作品,但不可重复获得各奖项;


6、本次活动严禁刷热度,一经发现即取消获奖资格;


7、本次活动规则的最终解释权归《第五人格》手游&LOFTER所有。



〔文言文〕谢必安自白+〔黑白日记〕

谢氏必安书:
       曾与无咎至桃源村游。四面临水衔江,汤汤乎没际涯。时余从乡人,邀还家,留客鸡豚丰足,腊酒甘醇,而往往有笑言。
       无咎甚喜之, 举酒再饮。间以歌和所食,宴人欢也。既去,缘江行。已而夕阳适水,道亦人影散疏。夹岸有桃树零星,枯矣,无所观。无咎欲穷其道,余止之曰:“易秋,桃华将逝,落英残红安足赏?”对曰:“必安莫断言,从我前行。”无可奈, 与之复并行。数步,眼前现长桥一座,横江截道,若有芳隐隐于彼岸。无咎欣然,拉余袖,问曰:“可过乎?”余应之。
      当是时,大风骤起, 俄而加疾。夫观天象,黑云连天,恐其将雨。余谓无咎言:“吾之假借伞先去也,汝待吾归!”速去,寻道中贩,曾无一人,盖皆息于薄暮之际。于是复还邑人家,见余乃大惊,问无咎所处,答曰:“南台桥。”邑人闻之,色俱变,遂凛然道,“子之过也, 今天非常,是威可畏,当远江甚。不者,或没之桥而亡其人矣。”诚如是,屋外雷雨响应,间又白隙强出入而亮其室也。余心怀无咎,执伞奔走。阡陌交通,水势愈急,浸至踝骨。途遇乡人尽惶惶西走,其登高以避洪流也。迫近江沂,其状益可怖。大水沌沌浑浑,势如奔马,潮起而盖余两股之上。不稳,逐攀附修干。桃树无花,枯枝堪折,双臂战战,弗敢动焉。夫电明霍霍,大风飘瓦,拔左右木,得无夭我于此耶?
       久之,水退,是时朝矣。日出东方而耀大地,碧空如洗,然草木桑田扉扃之属竟少能全。沿道所至,莫不叹天地之异变怪也欤。余即往之,长桥尚在,桃树亦在,而人不知所踪矣。怔然,无所措其手足。
       忽风过而泠泠之声发,寻其源,始于彼树。枝干受创而无颜色,瑟瑟风中竟未折。余就之以察,乃一银铃系首枝。铃体通白且镂花雕美,当为无咎身饰之物也。束花于枝,花发而不凋,然悉树惟此是生。于乱洪中无失其华者,朽木也。木花之所倚,无咎身饰铃耳。若非命休矣,何辞为。则落红尘作泥,若以就命兮。余解铃而戚戚然谓其言,“虽观得桃华一瞬,无与子共赏又何谓焉?”无以作答,四方空寂冷凄清。
        衹怅叹遗笔:
        南台桥上桃枝折,桃枝木下无人留。
        无人道空独遗恨,恨绝茫茫欲追君。
        追君兮,思君兮,以泪抛江唤君出。未出矣,未归矣,化魂作魄从君去。此时为鬼人不再,甘落非道与君行。

〔黑白日记〕
1.范无咎书
        第一次狩猎,哥哥他自己一个人先把技能开到二阶才把我放出来,还要不要我好好玩耍了啊!
谢必安注释
        有空军四,虑汝伤形,弗敢换魂。
(庄园主在线翻译:有四个空军轮流放枪,我怕你承受不住,就没敢和你交换形态。)

2.范无咎书
        前辈想让哥哥学普通话,不然他们听不懂。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他不愿。
谢必安注释
        子传吾言尚可。
(庄园主在线翻译:你把我的话传达给他们就可以了。)

3.范无咎书
        我发现我老是打不到人,是我刀短的问题还是我的手太短了?
谢必安注释
        无妨,换吾为之。
(庄园主:没关系,换我来帮你打。)

4.范无咎书
        今天狩猎遇到小园丁,她竟然不反抗,还傻乎乎的凑上来让我锤,难道是被我的帅迷到了?
谢必安注释
        不骄不躁,方可进步!
(庄园主在线翻译:骄傲使人退步!)

5.范无咎书
        红蝶前辈说哥哥是君子端方、温润如玉,虽然哥哥被夸赞我很高兴,但是他今天追杀小园丁的样子真的超凶啊!
谢必安注释
        否,汝之视亦非矣。
(庄园主在线翻译:没有,你看错了。)

6.范无咎书
        红蝶前辈看起来很柔弱,为什么狩猎业绩却这么高?
谢必安注释
        人各有所长,毋以貌论之。
(庄园主在线翻译: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技能,莫要以貌取人。)

7.范无咎书
        红蝶前辈生气的样子像似换了一个人,真可怕耶。
        杰克前辈还跑来告诉我她是般若,然后又跑走了,敢情是后面追着生气的红蝶前辈。我还听到什么“大猪蹄子”,杰克前辈还有一个名字叫“大猪蹄子”吗?怪哉!
谢必安注释
        无咎,背后不可语人是非。
(庄园主在线翻译:不要在人后说坏话。)

8.范无咎书
        今天想起了一些来庄园之前的事,回忆到桃源村就断了,怎样都记不大清楚在那里的经过。
        所以,我是怎么来到庄园的,又是为何而来呢?
谢必安注释
        子无须多虑,实劳心费神。
(庄园主在线翻译:你别想太多了。)

9.范无咎书
        跟黄衣之主去湖景村狩猎场参观,看到海水一浪一浪打上岸我就莫名心慌,偏偏前辈他还想拉我下海泡澡! 好在被哥哥及时制止了!这么怕水的我感觉自己上辈子就是个溺死鬼!!
        其实我记得小时候不怕水的......??
谢必安注释
        尔其无近彼鱼之甚!
(庄园主在线翻译:你离那条章鱼远点!)

10.范无咎书
        无论怎样软磨硬泡、死缠烂打,哥哥都不告诉我在桃源村发生了什么。问他我们为什么来到这里,他也只说了一句“受人所托”,问他受谁所托,他只答“救命恩人”。
         受人所托?庄园主吗?救命恩人?又救了谁的命?为什么哥哥你不肯原原本本的告诉我这些事情呢?
谢必安未注释。

11.谢必安书
        师者有言,吾与无咎当各尽其能。无咎之擦刀速且有摄魂铃辅之,所以求近而攻也。吾则反之,当求远而追矣。诚以为然。
(庄园主在线翻译:前辈说,我们应该要合理利用我和无咎的优缺点。无咎擦刀速度快而且有摄魂铃作辅助,因此比较适合近距离攻击。我就不一样,我适合远距离追击。这些话确实非常有道理。)
范无咎注释
        这配合太帅啦!以后咱俩就是叫人闻风丧胆的庄园双煞了!

12.谢必安书
        无咎被溜,吾之过也。一阶未出,无涤魄相助,历练不足而无闪现以击,则无为在无敌房追人矣。当以此为戒。
(庄园主在线翻译:无咎被人溜是我的错。技能连一阶涤魄都没出,等级又不够带闪现,不应该放他出来去无敌房抓人,这次是一个教训。)
范无咎注释
        哼,下次我带个封窗!

13.谢必安书
       丑皇着实厉害。
(庄园主在线翻译:小丑真挺厉害的。)
范无咎注释
        同感同感!简单粗暴,一击必杀!!

14.谢必安书
        但失文雅。
(庄园主在线翻译:不过小丑这样一点都不优雅。)
范无咎注释
        ......???

〔番外〕小剧场
范无咎书
        为啥最近老看见有人高举什么“安咎不可逆”的旗子,还有什么七上八下是指七爷和八爷,虽然我知道来庄园前我和哥哥有这个称号,但是......啥意思?
谢必安注释
        常言道,兄为长,弟为幼,不可违逆。意以为长幼有序,无咎自应在吾之下。
(庄园主在线翻译:俗话说得好,哥哥就是哥哥,弟弟就是弟弟,怎么能颠倒过来呢。我觉得他们是想说长幼有序这个道理,你必须在我下面。)

(ps:emmmmm没更完,着急去舔约瑟夫颜鸟。。。_(:з」∠)_)

《我做夫人这些年》当所有人遇上性转!看傲娇老三的被撩史!

        我叫夏景琪,是皇家的嫡出三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世人皆知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并以美貌名扬天下。
        但我想要被认可的不是这个贤良淑德的名号。
        岁安三年的那个夏季的夜晚,我第一次见到他。
        是在温家老爷举办的宴会上,身为公主的我自然受到温家母的邀请。
        本来我是不想来的,不过一个普通世家。但我的弟弟夏纯熙却兴致极高,因为有他的好友温家大公子。
        倒是经常听纯熙说起这位少公子,如何如何的俊雅风流,如何如何的机智聪慧,如何如何的胆色过人……
        我也来了兴趣,想要见识下这位俊雅风流、机智聪慧、胆色过人的公子是如何令一向眼高于天的纯熙那么赞不绝口的。
        “皇姐你来了?”纯熙微笑着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少年。
         “嗯。”我悄悄地打量他身后的人。眉似星剑,目若汪洋,面如冠玉,肤白发黑,他长身而立,单单一折扇一拂袖竟羞煞了旁的女眷。真是翩翩美公子,机巧忽若神。
         “你便是温家公子温罗?纯熙经常向本宫提起你。”我对着他道。
         “承蒙郡王抬爱,温某愚钝,幸得纯熙郡王的赏识。”他温和地回应我,态度不卑不亢。
          “温兄快别谦虚,你的才学自是甚好的。”纯熙笑着接道。
          温罗笑了笑也打趣了他一句,看得出,这两人联系蛮好。
          “两位进屋里谈吧,外头风大,容易受寒。”像是看到我偷偷裹紧披风的小动作,温罗提议到。
        我抬头,正好对上他温柔的眉眼。
        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心里莫名一动,我慌忙移开视线,装作不在意般点点头,先纯熙一步走入会客厅。
        莫名的燥热在迎面扑来的果香下熄缓。
        一眼便看见了摆在窗口的花果。
        “本宫也算是去过不少府邸,这不用熏香,改用花果,实属少见,倒是个心思细腻之人。”
           “臣料想贵客前来得意院,多半是略带醉意,熏香入鼻反而引得不适,不如花香果香清新解酒。”
        我顿了下。
        温罗……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呢。
        这之后,我便经常遇见他。
        画舫上才子佳人齐聚,争相一展风流。
        世家小姐自幼勤学歌舞乐曲,随便指一个人都能称得上跳得长虹唱出天籁。可惜大多千篇一律,没有夺人眼球的新奇东西。
        我无聊的坐在席上,当然还得维持着公主的威严,适时打赏,笼络人心。
        我是不支持大皇兄的,他是否文韬武略我不在意,但我知道他如果当上皇帝,绝对会对南市的百姓置之不顾。
        光是这一点,我就不会允许。手足相残,在帝王家很常见不是吗。
        忽然一曲琴音贯耳。
        如蓝天上行云,山涧中流水。古琴的弦音浑厚悠扬,一幅山水画隐隐勾勒于眼前。
        我略略诧异,这里竟也有琴艺高超至能堪比宫廷乐师的人。似身入其境,一人一桥一流水,宛若亲临江南,看烟雨蒙蒙,品茗作画。
         “啊,原来是隔间的温郎。”
         “不愧是温公子,一曲江南印象弹得出神入化,快是将别家的公子哥都比下去了呢。”
          温郎?
          我抬头,看向对面被帘子层层遮掩的画间。影影绰绰,似那人低头抚琴的身形。
           像是感应到什么,那人抬眼,和我四目相对。
           心脏扑通扑通跳着,错觉吧?我怎么可能看清是他?又怎么会感觉到……他在笑着……
          “你们刚刚说的,可是温家大公子温罗?”
           见我突然出声,两个世家小姐吓了一跳,惊觉失态又立马调整做微笑状。
          “是的,公主。”
          “这个温公子很有名气吗?”
          “公主,您有所不知,温郎是近来京城中才情书画会都拔得头筹的年轻少公子。不仅样貌风流倜傥,人也是很好的……”
        “你怎么知道他人品好?”
        “臣女的手帕掉在地上时,还是温郎帮忙捡起的呢……”
         “我看你是想嫁于温罗吧?”我只是这么想着,却顺口说了出来。
         小姑娘羞红了脸,低下头:“……臣女不敢宵想,温郎有婚约在身,据说是于阁老家的小小姐……”
        我一愣,温罗有婚约在身?
        
        岁安四年八月,粮食歉收,附近乡镇的百姓都逃荒来了京城附近。
        我从商行出来,很是生气。如今粮食不足,米价高我不怪。但我朝廷向你陶家借几石米竟敢趁机提出减少赋税的条件!
        陶湛,你置女德于不顾,眼里就只剩下钱了吗?
        “唉,民以食为天,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受苦了……”
        听到这个声音,我转头看去,便见温罗站在商行门口指挥着工人搬运一车又一车的大米。
        “这么多的米粮,温公子要运去何处?”
        “听闻今年多处歉收,这些粮食是准备运去赈灾的。”他见到我过来,温和地说。
        “这些是温家的府库?”
         他摇摇头:“我之前图个有趣,就在商行里囤积了一些粮食,既然今年用得上,自然要送给有需要的人。”
        “温公子未雨绸缪,又能急民之所急,实在难得。本宫定将温公子义举告诉父皇,论功行赏。”
        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听完我这番话后沉默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说。
        “……公主实在过奖了,臣不过是听从父亲教诲罢了。”
        “不错,温大人教子有方,也当记上一功。”
        “……公主,臣还要送粮,先行退下了。”
        心里忽然有些失落。我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细嚼心中百味。

        腊月的某日,我随九皇弟前往飞雪滩。此次出行动静不大,本以为能顺利结束,没想到还是遭遇了刺杀。
        来人手段残忍,几乎是要赶尽杀绝,护卫已经招架不住。
        九皇弟是朝堂两派竞争的重要人物之一。是谁想置我们于死地,我想在这个局里的所有人都清楚。
        只是一直不愿接受,他连自己的皇妹都下得去手这样的事实罢了。
        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九皇弟不能死!
        为了掩护九皇弟脱身,我穿上了男装,往另一条路上跑。
        一路上绿树花香,入眼的夕阳倒映在水面上。
        飞雪滩的景色果然十分雅致,但我却没心思欣赏这些,后面的人似乎追了上来!
        不停断的追杀已经令我筋疲力尽,加上肩膀中的箭伤更是雪上添霜。
        情急之下,我钻进了一间马车厢里。看装饰应该是普通官家子女的,我决定赌一把。
        反正这个时候,九皇弟应该成功逃走了。我的死活,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不过总有些心愿没有达成……
        当那只手掀开马车的一刻,我的心几乎要跳了出来。
        他看见我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淡然自若的走进来,将帘子放好。
        “公子,这就回城了吗?”外面的车夫问道。
        “嗯,回城。”他平静地回答。
         马车向前行驶,车轮在碎石路上碾过,响起车声隆隆。
        他以外面车夫绝对听不到的声音小心询问:“你怎么受伤了?”
         我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刺客,你莫要声张,送本宫进城即可。”
        “我帮你包扎一下。”
        我本想说男女授受不亲,马车却在这时突然减速。
        “停车,我们要搜查!”
        我脸色一白,他们追上来了!
        车夫:“搜查?各位官爷,这是怎么了?”
        “有一伙江洋大盗,最近正要分批入城,我们奉命严加核查。”
        我深吸一口气,将束起的长发散开,脱下披着的男士深衣,露出里头的襦裙。正准备出声,他却拉住了我。
       “你是想以公主的身份还是普通女子的身份蒙混过去?你明知道的,都不会有好下场。”
       “我……”
       他用食指抵住我的唇,将我的话按回去。“嘘,让我来……”
       “哦?是何人要查本郡王的车驾?”他朝外面问道。
       “郡、郡王?”
        温罗将袖里夏纯熙送的玉佩拿出,将门帘掀开一条小缝扔了出去,玉佩磕碎在石子路上的声音清脆响起。
        “呵,你们几个,冲撞本郡王不说,还意图抢夺本郡王的玉佩?留下名字来。”他的声音低沉悦耳,透着毋庸置疑的威严。
        那玉佩是夏纯熙都赞不绝口之物,这些人自然也看出它的价值。
        本就对温罗的身份有几分忐忑,再加上温罗模仿夏纯熙那悠然却傲气的口吻,确有几分相像,那些人惊疑之下,便信了八九分。
        “郡王恕罪,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奉命行事……小的告退了。”
         待马车重新开始行驶,我这才呼出一口气,“你学纯熙倒确实很像……”
        “无意冒犯,你且坐好,我帮你处理伤口。”
         我刚想拒绝,可因为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不再紧绷,接二连三的疼痛感席便卷全身。
        嘶……估计再不包扎,我不是死于血流而尽,就是被痛死。
        我默默扯开衣领,拼命忍着粘合在布料上的皮肉被撕裂的痛感。
        我看到他的瞳孔紧缩着,嗯,看来这个伤口真的很难看。
        药膏敷上伤口的感觉很疼,我死死咬住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
        感觉到我的颤抖,他的动作更加小心翼翼。
       痛感渐渐减小,我这才发现自己雪白的肩膀大片都被眼前这人看了个遍!不由自主地红了脸。
       我、我竟然让他……!
       可看到他认真而专注的神情,却又可耻的想让那双手停留得再久一点。
       我想我完了。
       包扎结束后,我偷偷瞥向他。惊讶地发现他瓷白的脸竟飘起两朵淡淡的红晕。
        感觉到我的目光,他清咳一声,别过脸,“你穿好衣服。”
        温罗该不会是在害羞吧?原来之前是因为在意我的伤势才没顾及到这些礼数吗。
        心里一甜,莫名觉得很开心。很久之后我才明白,为什么当时的我这么信任的让他帮我处理伤口。
        马车此刻似乎碰到了一颗小石子,非常厉害地颠簸了一下。
        我一个没坐稳,朝地上倒去。
        一只有力的臂膀将我拥入怀中。
        “小心一点。”他悦耳地声音在耳畔响起。
        “温罗……放我下来。”这是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我羞红了脸,想从他怀里起来。
        没成想他拥紧了我,不让我离开,“夏景琪……琪儿……”
         他的眼睛亮得惊人,定定地看着我,“琪儿,以后,我可以这样唤你么?你也可以唤我的名字……我没有捉弄你,真的。”
        “公子,马上入城了。”外面的车夫喊道。
        “知道了。”温罗叹出一口气,松开了我。
        “是我孟浪了,还请你不要见怪。”
        我将头低下,没有回他。
        这次的刺杀有惊无险地躲过,大皇兄这次没得手,不知道下次会使什么招。

未完待续,下篇:元宵与君行
ps:原游戏中:温罗(女),夏景琪(男),陶湛(男),夏纯熙(女)
附赠小剧场:
夏景琪:“为何本王如此受?”
柠檬汽水:“因为温罗是攻啊!”
陶湛:“作者,你该知道得罪陶某的后果,是否该解释一下陶某这少得可怜的出场次数?”
柠檬汽水:“陶大富冤枉!都说压轴的大佬总是放在最后出其不意,您且稍等,稍等……”
宣千山:“喂,柠檬,有我的戏份吗?我还等着找温家妹子玩呢!”
柠檬汽水:“小将军莫着急,柠檬我会安排哒。”
白允晟:“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柠檬汽水:“???莫名很伤感???”
温罗:“柠檬辛苦了。(。・ω・。)ノ♡”
柠檬汽水:“还是我罗好啊!么一个!(⑉°з°)-♡”
夏、陶、宣、白:“住嘴!”